从祁同伟到苟晶:人间倘遇不公,拿什么去“胜天半子”?

Posted by Steven on 2020-09-07

作者:栩先生

本文转载自:栩先生(ID:superMr_xu)

这篇文章,写了风险很大,不写,我良心不安。

part 1

2017年,《人民的名义》大火。

电视剧里的祁同伟,让人感慨万千。

一开始,他是一个绝对的反派,投机、贪污、腐化、暗杀,给逃跑的丁义珍通风报信,所作所为,没几件好事。

但越往后看,越发现他性格和命运里的复杂。

他出生贫寒,靠着资助上了大学,聪明好进,是班长、学生会主席,人也长得阳光、帅气,连梁璐、陈阳这样的“官二代”、“白富美”,都对他另眼相看。

但在毕业的时候,因为拒绝了比他大十几岁的梁璐的爱意。

梁璐的父亲将他打发到了偏远小地方的司法所。

所有的激情、所有的热血,瞬间凉透。

更何况那时候,祁同伟深爱的陈阳已经去了北京。

为了能跳出那个司法所,调到北京追随所爱之人的脚步。

祁同伟申请去了缉毒一线,在孤鹰岭面对毒贩,他九死一生,身中3弹,以命搏命换来了“一级战斗英雄”的称号,原以为终于可以跳出深山老林了。

没想到,仍然没有换来他想要的晋升以及和所爱的人在一起。

“英雄在权利面前是拗不过的,英雄在权力面前是什么啊,只是工具。”——祁同伟

从祁同伟到苟晶:人间倘遇不公,拿什么去“胜天半子”?

于是,英雄的祁同伟屈服了,他选择在操场向那个大他十多岁的梁璐下跪求爱,抛弃了所有尊严,彻底黑化,到电视剧最后,已经是罪无可赦、无路可走了。

用他的话说,“那一跪可以说把我的人生轨迹都改变了。”

然而,事实上,祁同伟的人生轨迹改变,是从大学毕业开始的。

作为汉东大学政法系最优秀的学生,毕业后的他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发展的好机会。

反而被一撸到底,发配到了边远山区的司法所。

而所有的这一切,不过只是因为梁璐的父亲梁群峰有意打压他一下而已。

作为汉东省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,梁群峰打压祁同伟,用侯亮平的老婆钟小艾地话来说:

不过是权力小小的任性了一下。

从祁同伟到苟晶:人间倘遇不公,拿什么去“胜天半子”?

但就是这小小的任性,改变的却是祁同伟的全部命运,成为了他一生悲剧的起点。

part 2

看电视的时候,我以为像这样的故事,不过是小说或者电视里杜撰的情节,用来丰富一下人物的性格。

直到最近接连爆出的“高考顶替案”,才让我震惊地发现,生活永远是艺术的源泉。

从祁同伟到苟晶:人间倘遇不公,拿什么去“胜天半子”?

△苟晶微博

山东济宁人苟晶,1997年参加高考,原本全班前几名的成绩,最后的分数却腰斩,名落孙山。

很多年以后,她才知道,自己的高考成绩被人顶替了,顶替者是班主任邱老师的女儿。

1998年,苟晶复读再考。

更诡异的事情来了,模拟考试全区第四名,结果高考成绩居然是惊人的全班倒数第一名,最后被一所不用分数、不用学籍的野鸡中专录取。

多年以后,苟晶怀疑第二次高考,她可能再次被人顶替了。

“两次被顶替高考”也成了全网热点。

(上述文字及苟晶的相关故事,整合于互联网相关新闻报道)

当然,如果苟晶所言属实。

那么苟晶所经历的,恰恰就像是当年祁同伟所遇到的,“权力的任性”。

而第二次高考被顶替,则可能比想象中还要复杂。

一个小小的中学班主任,能有如此大的能量操作两次高考录取?

还是说,这背后早已形成了某些心照不宣的“黑暗链条”?

细一想,让人不寒而栗。

part 3

《人民的名义》里,黑化后的祁同伟,堕落得非常彻底。

他不仅抛弃了尊严,更突破了原则底线,只要有利于升官发财的事,不择手段也要去干;凡是挡道的人,千方百计也要除掉。

看前面十多集的时候,你会为祁同伟的这种“坏”所愤怒,恨不得立马判他极刑。

但从第26集开始,当他一步步地展示自己当年是如何被打压,如何改变三观的时候,你才会发现,这个人所有的坏都有了一个起点。

他原本也是一个善良、单纯,有着英雄气的天之骄子。

直到,他遭遇了那一次“权力的任性”。

这时候才发现,很多人对祁同伟恨不起来了。

因为相对于一路开挂“伟光正”的侯亮平,祁同伟所展示的才更像是血淋淋的真实人生。

这也是现实里,多数普通人的黑化之路。

从天真、单纯,到被震惊被颠覆,从善良、正直,到被欺侮、被欺骗,从满怀希望,到失望、再失望、更失望,直到绝望,有着清晰的心路历程。

这世界上最悲剧的,不是善良的人被欺侮,而是被欺侮的人不能坚持到底。

当然,我这样说,并不是为黑化后的祁同伟开脱。

我曾经写过:不是见过了污浊,就一定要选择同流合污。

祁同伟被权力伤害了,但黑化的他却彻底地屈服于权力,成为了权力、欲望的奴隶。

甚至于,抽刀向更弱者,成为了当年他最鄙视的人。

电视剧里有一集,祁同伟的老家的亲戚找到他,让他帮忙摆平一起“轮奸案”,祁同伟居然很自然地准备动用权力去庇护自己的亲戚。

从祁同伟到苟晶:人间倘遇不公,拿什么去“胜天半子”?

他没有想过,如果他真的通过权力保护了自己的亲戚,那个惨遭强奸的女孩又到哪里伸冤?

他当年因为“权力的任性”而黑化,这个被他的权力“任性”的女孩又该经历怎样的绝望?

part 4

值得庆幸的是,现实生活里那个被“权力任性”,遭遇人生不公的苟晶,并没有像祁同伟那样,走向人生反面。

相反,她花了半辈子的时间,终于扳回了一局。

1999年,浙江温州的一家工厂到了苟晶就读的野鸡中专招工,名额20个,苟晶从300多人里脱颖而出,从此走上了打工之路。

2000年,苟晶和老公一起到了杭州,开始各种打零工,工厂、推销,什么都干过。

那时候阿里巴巴刚成立不久,苟晶想去,却因为学历低,多次被阿里巴巴拒之门外。

2005年,一个在某中学里当老师的苟晶同学,听说学校里新来了一个叫“苟晶”的老师,原本以为是她,结果一看,是当年她们班主任的女儿。从那时候起,苟晶当年高考被顶替的事情,就在同学里传开了。

2007年,苟晶在自己家里开起了电商小店。

十多年的时间后,她已经是一家电商企业的合伙人,他们一家在杭州成功立足,有车有房,生活无忧。

而那个当年顶替她的人,现在也不过一所学校的后勤人员。

“高考顶替案”曝出来后,有人将苟晶的经历整理出来,包装成了励志偶像,似乎这就是他们能从这件事里唯一得出的东西了。

实事求是地讲,现在的苟晶过得并不差,人生也比那个当年顶替她的人要成功得多。

但,就应该如此去感谢这两次被顶替的高考经历吗?

狗屁!

没有任何苦难值得歌颂,何况是这种人为的苦难!

苟晶原本根本不需要吃那么多无谓的苦。她班主任的这两次“操作”,改变的不仅仅是苟晶一个人的命运,还包括了当年为了供她复读而辍学的妹妹的命运。

更何况,以苟晶当时的成绩,如果能顺利考上大学,毕业后很可能比现在还要成功。

毕竟,她当年的同班同学里,已经有了8个博士、5个教授。

这还是因为苟晶本人比较优秀,上限比较高,而且舍得吃苦,才从一无所有的人生低谷走到今天。

还有多少上限没有她高的人,遭遇高考顶替,一辈子就毁了。

甚至于,下一代、下下一代,也都毁了。

比如更早被曝出来的“陈春秀”。

16年前,陈春秀以546分的成绩考入山东理工大学,却没能等到录取通知书。

她的父亲说,当时他问过女儿是否复读一年,女儿拒绝了。

因为陈春秀知道贫困的家境,其实无法支持她再次经历一次高考。

为了她的学业,哥哥已经辍学打工去了。

于是,陈春秀选择了放弃。

从祁同伟到苟晶:人间倘遇不公,拿什么去“胜天半子”?

整整16年,她当过电子厂的工人,做过餐厅的服务员……从事着这个社会最底层的工作。

如果不是现在网络发达,学籍重复被曝光。

陈春秀不会想到在城市的另一端,一名叫陈艳平的女子,在16年前,拿着她的录取通知书,前往山东理工大学报到,成为了一名大学生。

毕业后也回到家乡,入职街道办审计所。

而更为可怕的是, “当你在厨房发现一只蟑螂的时候,往往意味着角落里已经有了无数只”,这句网络流行语在这种事上得到了完美印证。

有媒体统计检索发现,2018~2019年,山东高等学历数据清查工作中,有14所高校曾公示清查结果,其中有242人被发现涉嫌冒名顶替入学取得学历,其中还涉及中国海洋大学等985高校。

山东省教育厅6月19日在官方微博发文表示,无论是历史原因,还是顶风违纪,该厅始终坚持零容忍的态度,发现一起,坚决查处一起。

从祁同伟到苟晶:人间倘遇不公,拿什么去“胜天半子”?

part 5

陈春秀的新闻曝光后,那个顶替她的人的同事居然说陈春秀做得太过了。

无独有偶,苟晶发文自曝自己曾经被两次顶替高考后,也遭受了极大的压力,包括家里的亲戚都劝她,事情过了这么久,何必非得要较真。

从祁同伟到苟晶:人间倘遇不公,拿什么去“胜天半子”?

包括网上的一些评价,居然也有人在为顶替者叫屈,觉得当年这些人之所以要使出如此手段,顶替别人的名字去高考,肯定也有不得已的苦衷,现在被这么一曝光,工作生活肯定都完了。

我觉得,持有这种观点、说这种话的人,郭德纲有一句话特别适合他们:

那些不明白情况就劝你一定要大度的人,你要离他远一点。因为雷劈他的时候会连累到你。

想想电视剧里的祁同伟,都已经顺利读完大学了,只是在工作的时候被“阴了一把”,就黑化成那样,大家还都很理解,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。

这还只是电视剧,而在现实生活里,那个人是完完全全顶替了你的名字去上的大学,彻底剥夺了你上大学的权力,对于这样的人,这样的事,不应该追究到底吗?

更可恨的是,从现在已经曝光的“顶替案”来看,那些被顶替的对象,往往都是品学兼优、但没有任何家世背景的贫寒子女。

甚至于,那些操作“顶替”的人下手的时候,都是专门挑过的,找的那些被顶替者,家里老实巴交,也没有关系,遇到这样的事,上天入地都无门。

多少农村孩子,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,省吃俭用,就为了供出一个大学生来改变家庭的命运,结果寒窗苦读数十载,在最后的关头,却被别人动了手脚,“摘了果实”,功亏一篑。

这样的结局,这样的命运,该多让人绝望?

苟晶的班主任曾经给苟晶写过一封道歉信,信里的主要内容,是让苟晶体会他作为父亲,帮助女儿读大学的心情。

“我的女儿没有像你这样聪慧,智商有点欠缺,她不争气。我作为一个父亲,非常不容易。1997年,我在很无奈的情况之下,才让她顶替了你的成绩去上大学。作为一个老师,我这样做,的确有违师德,但是请你原谅我。”

但她的班主任却忘了,苟晶也是一个父亲的女儿。

苟晶曾说过:“我全家人都是农民,没有人脉关系,也不知道要走什么路子找回公道,我爸爸一直在自责,我也自责我自己。”

她的父亲两年前病逝,在最后几天,父亲主动说起了她被顶替的事情,表达了一阵愤怒。

苟晶说:“那老师有没有去换位思考一下,我的老父亲他有没有苦心,我的老父亲谁来替我去考虑?”

part 6

相对于前面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,觉得苟晶不要赶尽杀绝,甚至劝她算了的人。

我觉得苟晶的做法,才真的让人感动。

现在的苟晶,有车、有房、有事业,自己的孩子也已经高考去读了大学,她原本真的可以不再闹这么大动静的。

苟晶想要的是道歉吗?是赔偿吗?

都不是,要的是一个公道,一个真相。

从祁同伟到苟晶:人间倘遇不公,拿什么去“胜天半子”?

正如她自己所说。她现在生活也好了,也有孩子有家庭了,她之所以持续不断的说这些,不停举报不停斗争,其实是为了现在或者将来的所有孩子。高考应该是公平的。

在中国,高考是被人骂得最多,又最受到珍惜的制度。

在有限的条件下,它创造了当今中国最大的公平。

1977年,恢复高考后的录取率仅为4.8%,绝大多数考生榜上无名。但他们面对这样的考试结果并无怨言,“分数面前人人平等”虽然只是一种初级的平等,但却为人们期盼已久。

2007年,教育部考试中心等单位联合主办了“纪念恢复高考30年大型公众调查”,在参与调查的38087人中,当年参加高考时属于农村考生的占58.6%。

无数面朝黄土背朝天、手握锄把的农家娃通过自己的努力,进入了城市,改变了人生际遇。

十年寒窗苦读,慈母的泪水,父亲的汗水,背负的一整个家庭的期望,在一场中国公平的考试后,迎来自己的艳阳高照,或是大雨滂沱。

仅从这一点讲,只要有高考在,阶层流动性就在,而高考的地位也就无可取代。

这一连串的高考顶替案,该引起多少人的反思。

连高考都不能做到公平,还有什么能做到公平?


最后再多说一点。

如果说苟晶从一个被顶替后只能读野鸡中专,毕业后四处打工的农家女,逆袭走到今天的企业管理者,唯一要感谢的。

应该是社会的发展,特别是互联网的发展。

是互联网给了无数人不用学历去拼搏竞争的机会。

祁同伟的悲剧在于,在他那个年代,除了体制,其实并没有什么其他可以选择道路,被发配到了基层司法所后,要么认命,平平淡淡过一生;要么认怂,抛弃尊严屈服权力。

祁同伟选择了后者。

用《无间道》里的话来说:给个机会,我也想做个好人。

从祁同伟到苟晶:人间倘遇不公,拿什么去“胜天半子”?

但不公的世道,没有给他这个机会。

而苟晶的幸运在于,她还有得选。

这个时代,还有一些不需要学历的工作,可以让她发挥个人的能力,闯出一片天空来。

这有点像过去的“个人档案”。

电视剧《玉观音》里,曾有过一个画面。

孙俪扮演的安心在一家跆拳道馆做勤杂工,佟大为扮演的杨瑞觉得很不能理解,一个这么漂亮这么聪明的姑娘为什么会选择干这种粗活呢。

安心回答说:因为我犯过错,所以只能找一家不要档案的单位工作。

现在的人很难理解那个年代里,档案对一个人有多重要。对八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而言,档案里的东西,基本就是一个人的一生,同时也是关于你政治历史、个人能力等的一切证明。

而如果你档案里真的有“黑历史”,那基本就代表了你只能生活在这个社会的夹缝中,对于那个几乎100%的单位都是公有制的时代来说,一份有问题的档案,决定了你永远也跨进不了单位的大门。

然而时至今日,我们应该感到庆幸,即使你档案里真的记录了你的各种问题,只要你不考公、不进体制内,都没人会去查你的档案,然后一巴掌把你拍死:这个人档案有问题,不能用。

因为这个社会上,已经有太多不需要个人档案的工作了,去干IT、去外企、去创业、去开面馆、去拍视频、做直播、写公众号……你照样可以活得很精彩。

苟晶所从事的电商互联网,同样如此。否则,现在的苟晶,多半还是像她的父亲一样,只能一辈子被拴在土地上,早早地衰老。

另一方面,也正是因为互联网的到来,可以让每个人都有查询信息和发声的机会,才能让这些动辄一二十年前的丑陋事件重见天日。

同样,电脑和手机屏幕前的我们,才能去关注这样的事件,去表达自己的关切,去引发舆论的热点。

我们的关注,包括我写这篇文章,不只是为了苟晶。

也是为了我们自己。

为了让社会的不公在阳光下无所遁形,让更多的人能不再遭遇“小小的任性”。

毕竟,归根到底,一个黑化的祁同伟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千千万万个可以让他黑化的阴暗角落。

推荐文章